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周泽楷x你】手可摘星辰2

自娱自乐产物,如果你喜欢那就太好啦
女主有名字系列
行文乱七八糟,漏洞多如星辰
随便摘一摘?
大概是小周和新闻官妹子的恋爱吧





2


叶珩在公司里几乎一直穿风格固定的职场套装,如今面对不修边幅的她,周泽楷分外好奇,忍不住总是去打量她。叶珩被看得很是不好意思,假装凶巴巴扇了扇空气,权当是在打他,说话却多了几分亲昵的意味。

“看什么看!再看我就向经理举报你,广告代言还要不啦。”

周泽楷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要。”

可是这一摇头,过长的刘海乱甩挡了眼睛,枪王大大可怜巴巴地捋头发,反而弄得乱七八糟,最后索性把头发通通往后拢,用手捂着防止再垂下来。

江波涛看得失笑,一手在兜里翻了半天也没翻到什么东西用来拯救周泽楷,叶珩在自己手腕上摸来摸去,没摸到头绳,反而是想起了出门前随手别在睡衣领子上发夹。

于是周泽楷头上多了一个千鸟格图案的一字夹,夹住了刘海,露出干净清爽的额头。叶珩左右端详了一下,再次确定了,颜值高就是可以胡乱捯饬啊。



三个人卡着宵禁时间溜回宿舍,叶珩进屋之后还趴着阳台看了看周泽楷房间的阳台,没开灯,她有些小小的失落,脱了外套洗漱完毕后,打算写写过几天要用的稿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去看窗外。

灯光氤氲。

叶珩忍不住跑过去,悄悄看了一眼,周泽楷在阳台支了一张桌子,坐的端端正正对着电脑。她的阳台与队员们的不同,被做成了榻榻米结构,似乎是公司给女员工的格外优待,叶珩早先还觉得它占地方不实用,现在却突然发现这简直是加班看帅哥的神器。

她飞快地在阳台铺好了垫子,摆上床桌,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上面,然后开了灯,状似无意地坐到了阳台,目光盯着电脑,余光则疯狂警惕周泽楷方向。

周泽楷没有看她。

叶珩在舒了一口气的同时有些小小的别扭。她只是想在深夜工作时有一个人陪着,知道他在就好了。她这样安慰自己。

几十米长的楼距,三十厘米宽的玻璃,这两盏点亮的灯是夜色中最普通的星火。







在这之后依旧是平淡不起波澜的日子,叶珩尚有闲心在办公室里晒着太阳打盹,她在心里盘算,队员们已经开始封闭训练,而她得开始着手准备赛季末的相关事宜,包括即将到来的季后赛的新闻稿件。

又是最忙的时刻了,想想突然还有些紧张,这是新轮回经过一个赛季磨合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她比谁都期待这个结果。

她期待努力不被白费,期待就像期待日复一日的崭新明天。

昏昏欲睡之时门被敲响,叶珩坐起来应了一声,就看见江波涛从门缝中探出半个身子,举起来手里提着的东西,笑道:“小叶,我代表轮回战队来送慰问品啦。”

“哦?”叶珩被午后阳光暖得神志不清,懵懵地答了一声。

“刚路过后门买的,本来队长要一起过来,结果半路被经理叫走了。”江波涛把牛皮纸袋放在桌面上,笑嘻嘻地说:“慢慢吃,我还有事,先走啦。”

叶珩眼见着他来去如风关门就溜,有点奇怪地抓抓头发,打开纸袋看里面的东西。

一杯马蹄薏仁,一块可可熔岩小蛋糕,餐巾纸上还别着一枚奶糖色的蝴蝶结一字夹。

叶珩拿着发夹思考了很久,姑且认为自己是拿不回原本的千鸟格了。

大概是找不到了?叶珩也不太在意,弄丢就弄丢吧,如今自己拥有的这个是来自于他的心意,这足够了。

周泽楷是一块即将显露出光泽的金子,他将拥有更加明亮的未来,他会认识更多的人,走向更远的地方。
心里有隐隐约约的希冀,像隔了一层毛玻璃一样,看不清楚。





“小叶,去开会了。”部长敲敲她办公桌,叶珩应了一声,摘下平光眼镜,合上正在整合的轮回所有宣传新闻,两个人往小会议室走去。

没错,两个人,轮回公关部只有一个部长和一个副部长,除此之外再没别人了。

马上进入比赛时期,战队训练分外忙碌,此时的会议颇有些赛前动员的意味。宣传部正副部长,公关部正副部长,战队正副队长,加上经理,总共七个人在会议室就位。

周泽楷本来在无所事事地转笔,见到叶珩时立刻停了手上动作,露出一个稍有些局促的微笑。叶珩仔细琢磨这个笑容,总觉得像一只大型犬正在疯狂摇尾巴讨好她。

大概是因为弄丢了发夹?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叶珩失笑,朝他眨了一下右眼,做了一个超可爱的小表情。

接收到讯号的周泽楷美滋滋地把心放在肚子里,也眨了眨眼睛。

经理没有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动作,见人来齐了就进入正题,大概讲了讲到了关键时刻,希望队员们劳逸结合,职员们做好本职工作,尤其是宣传和公关两个部门,注意打好舆论战争,营造积极向上和谐的气氛,推广正面形象。话说到这他突然点了叶珩的名。

“以后的记者会上你温柔点,”经理带了点调侃,“换换风格。”

“哦,知道了。”叶珩从善如流。

如果说周泽楷是轮回的亲儿子,那叶珩算的上是轮回的亲闺女了,都是从唇刀舌剑里杀出来的人,就冲着叶珩像护犊子一样护着战队,经理都得好好地待着她。

不过背地里来说,早在第五赛季初出茅庐的时候,叶珩没少为周泽楷出头,不但包括记者,也包括在面对记者时老队员故意的不恰当言论。

六赛季新老交替,七赛季江波涛转会,至此一切终于算是走上正轨,叶珩也渐渐收起了一身的刺,坐在长桌旁安心地听江波涛代替周泽楷做所要做的工作。

她不得不承认,江波涛更加圆融,也更加了解周泽楷的意图。

明明是更加令人欣慰的事情,可是就是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小的失落。

几天之后的一场发布会,轮回的正副队和方明华三人出席,叶珩编了复杂的头发,发尾处别着小小的蝴蝶结,没有穿她常穿的套装,而是选择了枣红色的百褶长裙和米色的长款毛绒外套,看起来肤色白皙又分外温柔。

接下来的时间,叶珩发言不多,记者的问题千篇一律,她的回答中规中矩,挑不出来什么错处,周泽楷和江波涛在进行了简单的季后赛展望之后,记者们似乎都没什么好问的了。叶珩刚要宣布结束时,站起来一个男记者。

他问道:“我们都熟悉叶小姐惯常的发言方式,但今天似乎都做了改变,请问这是战队表露出来的新的精神状态和面目吗?”

叶珩心道是啊,经理不让我怼人了啊,但是我能实话告诉你吗?

她轻轻嗓子,说我个人的发言方式是根据记者问题来调整,换句话讲,如果有人侮辱了你的亲人朋友,你也不可能还是彬彬有礼地对他吧,战队于我来说,就是亲人和朋友,我们的职责就是在赛场之外保护他们嘛。

她顿了顿,又笑了起来,调戏了一下记者:“而且,也不一定是战队的意思嘛,万一我就是谈恋爱了有少女心了呢?”

接近尾声,开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也很正常,倒是台上轮回众人瞬间齐齐扭头看向她,反倒给叶珩吓了一跳。她看见周泽楷带着失落的堪称大惊失色的目光忍不住笑出声来解释道:

“我开玩笑的!”





结束后队员要回训练室,并且此后直到比赛结束一直是处于封闭式训练,不会再接受任何的采访了。叶珩和江波涛、方明华握了握手,祝他们比赛顺利。

“加油啊小周。”她笑嘻嘻地握着周泽楷的手,稍稍用力。她想问他刚才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管是什么意思,都不能再提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叶珩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压回心底,又重复一遍:“加油比赛,我……我们都……”

“嗯。”周泽楷却打断了她不着边际的话。

“打完请你吃饭。”周泽楷说,“等我。”



tbc





距离上一次写全职相关差不多过了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