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周泽楷x你】手可摘星辰3


当硝烟散尽,战场终归平静,观众席骤然响起铺天盖地的尖叫与欢呼。叶珩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她没注意自己扯着的是谁,只是毫无形象地哭出了声,泪眼朦胧地看着周泽楷离开了选手席,站在了聚光灯前,他脸颊激动得泛红,和他的队友们一起,高高地举起了奖杯。

第八赛季的冠军。一个他们都盼望了很久很久的冠军。

周泽楷的目光看向叶珩,他曾表现出了老成稳重通通不见,那一瞬间他像一个急躁冒失的少年一样,看着她,朝她挥手。

他什么都不用说。

叶珩低头捂住了脸,所有人努力终于没有白费,终于如愿以偿。

在记者会上叶珩还是眼圈红红,声音带了点鼻音,哭花了妆只能卸掉再快速地重新弄,反而带了些生活中的简单和温柔。周泽楷微笑地看着她,伸手拧开一瓶矿泉水推了过去。叶珩接过喝了一口,也觉得自己太幼稚,夺冠这么好的事,居然哭成这样,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记者们祝贺了轮回,然后请队员们分别谈谈了夺冠后的感受。

杜明:我们不做横空出世的黑马,我们是所有人都不可小觑的队伍。

吴启:太开心了吧,和兄弟们一起,今晚要睡不着了。

吕泊远:对手超棒,我们更棒。

方明华:轮回有这个实力。

江波涛:所有人都功不可没,冠军是一个必然。

到了周泽楷,他却是想了许久,久到叶珩都忍不住偏头去看他。他感受到追随而来的视线,看了一眼她,说道:“要感谢大家。”

他想:感谢队友的全力以赴,感谢所有人的帮助和陪伴,甚至感谢接触荣耀至今所经受的苦痛和磨砺。

尤其的,要感谢你,你知不知道?

大概是不知道的,笨死了。







彼时没带钥匙的少年周泽楷坐在宿舍楼下的花坛边等人回来,日光明亮,透过树叶间隙投下斑驳的光影,淋淋洒洒地落了他一身。

他始终是不爱讲话,但是和同宿舍的男生关系还不错。事实上,只要有眼睛有大脑的人都知道周泽楷不是一个高冷装逼不可接近的人,他虽不爱说话,但他柔和的目光,他唇角的微笑,甚至他在面对他人好意时有些慌乱笨拙不自在的小动作,都在告诉别人:我在听的呀,我晓得的呀。

可是很多人总是先入为主:青训营的天才少年,备受高层关注而对其他人不屑一顾,自矜自傲,不可一世。

所以他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身边没人听,也没人说。

树下悄咪咪跳过来一只玳瑁猫,浑不在意地走过来,在他的腿边绕来绕去,甚至去蹭他正在玩鞋带的手。

周泽楷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它。

有脚步声响起,周泽楷没有理会,过路的人,总不会是找他的,他低头专心撸猫,直到那声音落在他身边,漆皮棕色的方跟皮鞋,露出细白的脚踝,周泽楷眼睛好使,还看见了皮肤上若隐若现的一点点被鞋磨破的伤口。

“小心别被抓破了手啊。”他听见一个温柔女声。

那人没有停下脚步,仿佛只是路过给他一个小小的提醒,周泽楷抬头看过去,只来得及瞥见一个善意的微笑和行走间带动摇晃的实习身份卡。接下来他又听见更大的声音,在呼唤他。

“周泽楷!快走!带上账号卡,快跟我走!”

方明华急急忙忙跑来,离老远就扯着脖子喊。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跟着方明华跑,一路上听他絮絮:“一会别紧张,和张益伟打一场,经理在看,拿出你平时训练的实力就行,别紧张别紧张。”

周泽楷心道我不紧张,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玳瑁喵喵的叫声,少女的好意提醒,以及方明华心急火燎的喊他的名字的声音,揭开了他职业生涯的序幕。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亦师亦友的方明华、心知肚明的江波涛、所向披靡的轮回队友,还有一同成长一同历练的小新闻官,要陪着他走过多少个赛季,多少年。

后来周泽楷是在听见她不甚冷静的话音里认出她的。两人都年轻,没有后来那么游刃有余,离开了第一场记者会,叶珩在后台堵住了他们,语带讥诮地讽刺老队员面对记者时的吃里扒外:他们暗指无法配合,因为新队长一句话都不说,看不起他们。

叶珩话虽实情但句句尖刻,刺的他们红着脸甚至冲动得上前一步,像是要打人的样子,周泽楷侧身挡在她面前,对着队员们平静道:“回去训练。”

他总是这样,以平静的态度面对风暴,或是以平静的态度制造风暴。

其实他看得见深夜对面阳台温暖的灯,看得见对着电脑或端坐或瘫坐的身影,他处于私心偷偷留下了她的发夹,他致力于捕捉她在镜头在可爱温柔的孩子气的小动作,甚至恶趣味地希望记者多一些问题,能让她炸毛一样护着他。他想起了自己远房的小表弟,一听到有人说孙悟空不厉害,小孩子憋红了眼睛大声反反复复地说不是的才不是呢,孙悟空最厉害。

他像喜欢荣耀一样喜欢着她,除这两者之外,他什么都不在意。他把自己所有欢喜的小心思,都藏在了风暴中心,被包围着的宁静的风暴之眼。






庆功宴上,饶是职业选手不沾酒,今天也被按着喝了不少,周泽楷被灌了几杯就出去打电话逃酒,他把电话打给妈妈,说轮回夺冠了。妈妈笑着说哎呀我都看见啦,真好真好,回来妈妈给你炖鸡,你爸爸说吃哪补哪,要给你卤鸡手呢。

周泽楷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笑。

叶珩喝得有点迷糊,她今天实在太开心了,提着酒瓶端着酒杯敲开了队员们的小包间,周泽楷还没回来,她就和其他人喝了一杯。大家和她的关系相当好,好到队内聚餐吃火锅都会打个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闲话几句,叶珩一杯酒下肚转身要走,迎面撞上打电话回来的周泽楷。

“正好,”叶珩说:“我单独敬你。”

杜明乱七八糟地起着哄,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起哄,他只是喝多了之后觉得队长身边总是出现莫名其妙的粉色泡泡。

“要请我吃饭。”叶珩说。
“嗯。”周泽楷应。
“吃泡芙。”叶珩说。
“嗯。”
“喝奶茶。”
“嗯。”
……

叶珩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到嘴边却语塞了。她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在注视着她,眼神温柔,像是藏了星星。

两杯啤酒撞在一起,让她没来由地想起来很久很久以前的夏日午后,静悄悄的店里,她拿起自己的杯子,碰了周泽楷放在桌面的冰拿铁。

当啷作响。

“真好,希望我们明年还是冠军。”她说。

“好。”

周泽楷举杯一饮而尽。




饭后众人转战KTV,叶珩酒气上头,早早缩在沙发角落睡着了,对鬼哭狼嚎似的歌声充耳不闻。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终于醉倒,横七竖八躺了一屋子,叶珩穿的有点少,被空调冷气冻醒,迷迷糊糊爬了起来。
周泽楷坐在点歌台前,颇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势,他没喝多少,眼下正自顾自地拿着话筒唱歌。

曲调熟悉,声音很低,有点像絮絮,很是温柔,可惜叶珩听不懂,她看见唱歌的周泽楷,觉得稀奇,借着酒意一步三摇地走向他。

周泽楷斜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叶珩把自己跌进沙发,然后拼命想要挤进他和靠背的夹空。

他对她的行为颇感疑惑,顺着她的力道稍微挪了挪,叶珩反而不愿意,她就想钻进狭小的空隙,伸着手挡着周泽楷的腰不让他动。

她喝过酒,还睡着了,此时脑子不太清醒,脸埋在他的后背,她闻见淡淡的酒味,还有裹挟着温暖体温的皂香。

叶珩满足地心想:啊,真好,这歌真可爱,周泽楷也可爱,周泽楷唱这歌也可爱。

不过他到底在唱啥?

叶珩听啊听啊,就是觉得自己听过这首歌,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她拽了拽周泽楷的衣服,含糊不清地问:“你在唱啥?”

周泽楷转过身来,声音轻且轻快,他一边继续唱着,一边轻拍她胳膊,像是哄她一样。

叶珩被拍得昏昏欲睡,终于等到周泽楷一曲终了,想再问一次,脸却被温柔捧起。

周泽楷手心干燥温暖,带着熨帖的热度,让她觉得很舒服,情不自禁眯起眼睛。下一秒温软就贴了上来。

周泽楷凑得极近,唇挨唇地轻轻告诉她。

“欢喜侬,”他吻上了她:“喜欢你。”

就是在甜品店里你听见的那首歌。


tbc





插个题外话,小周唱的是《欢喜侬》,倾斜角太太的周江文《欢喜侬》也是这支曲子,原唱是顶楼的马戏团,不过我推荐大家听一听这个组合的另一首歌,《义务为豪大大鸡排做个广告歌》,记得带上耳机哦。

爱生活,爱倾斜角太太,爱小周。

也爱大家。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