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周泽楷x你】手可摘星辰5


叶珩心里很痛苦。

天呐,我居然对小周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谁能教教我应该怎么挽回!她趴在办公桌上装死,文件夹盖在头上,似乎想就这样当一辈子安静的土拨鼠。

半晌还是忍不住抬头,瘫在带轮的转椅上没有起身,两脚交替滑向办公室内间,敲了敲并没有什么用的常年不关的门。

“老大……”叶珩半死不活地叫他。

夏休期将至,公关部部长正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回家,即使对上的是一张苦瓜似的脸,依旧是神采奕奕地应着:“怎么了小叶子。”

公关部部长三十余四,年轻有为,性格良善,处事热心,前段时间儿子周岁,叶珩还去凑热闹,眼见着部长一家其乐融融,被狠狠塞了一嘴狗粮。

总共就两个人的部门,拘束也相对较少,叶珩喊他老大,然后一脸贼兮兮地问他:“老大,你当初是怎么追到嫂子的啊。”

部长一脸狐疑地看着她:“怎么,问这个干什么,你有情况?”

叶珩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没没没,我就是随便问问,想取取经。”

“嗨呀,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我跟你嫂子是大学同学,不同系不同班,有一天我打球的时候看见她了,从此一见钟情坠入爱河。”


“嫂子当时就答应了?”叶珩好奇,这也太顺风顺水了吧。

“没,大一认识,大四答应的。”部长满不在乎一挥手,“三年算的了什么,看对眼了的话三十年也要追到手啊。”

叶珩不想细问她部长在这艰苦卓绝的三年都经历了什么,满脑子都是三年算得了三年算得了什么三年算得了什么三年算得了什么。

从第五赛季,到第八赛季,三年能发生好多事呢。

“晚了被别人撬走了怎么办。”部长推着她椅背把她连人带椅子咕噜咕噜推走,“所以啊,我劝你主动点。”

叶珩手机滴了一声,她像被烫了一下似的跳了起来去看消息。

周泽楷给她发了微信。

“来吗,后门,请你喝奶茶。”

“我答应过你的。”

叶珩收了手机就往外跑,身后部长喊了什么全都充耳不闻。周泽楷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一遍一遍回放,他举起奖杯时颤抖的手臂,他专注训练时汗湿的脖颈,他掖在耳后的黑发,撩起刘海露出的光洁额头,蹭上口红的红艳嘴唇,手臂上的绯色吻痕,甚至是走向比赛场的锐利眼神,被她注视时流露出的不自在羞赧,唱歌时稍低的嗓音,含着笑意的温柔眼睛。

你来晚了三年哦,不过没关系,我会跑向你,我跑得很快的。

时间如她跑过的风景渐渐闪回,金色的光影下,曾触摸着小玳瑁的修长白净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走神了?”周泽楷问道,“在想什么?”

“啊,我在想……那只小猫。”叶珩吞吞吐吐地说,“还以为它不见了,结果前天还跟在我身后喵喵叫呢,后来才知道被门卫大爷收养了。”

轮回总共就那一只猫,周泽楷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哪只,他点点头,端着奶茶喝了一口,然后轻轻地嘶了一声。

“怎么了?”叶珩有些紧张:“是太累了吗?手操做了吗?”

周泽楷摇摇头:“不是。”他有些难堪地看了她一眼,小小声说:“你弄的……”

叶珩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满脸通红地撒娇:“唉呀,周队小周楷楷……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喝多了嘛,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忘了吧。”

“不忘。”周泽楷严肃地说,“除非,你再…亲一下。”

他眼神有点闪躲,话也说的磕磕巴巴,叶珩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耳朵尖刷得一下就红了。

“啥?”叶珩懵逼,仿佛耳背。

“你得负责。”周泽楷理直气壮。

“负责!负责负责我愿意负责!”叶珩欣喜若狂,“我……”

话没说完,正握着奶茶杯的手就被周泽楷牵住,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被送到他嘴边,指尖烙下一个轻柔的吻。

周泽楷专注地看着她,眼睛里像是蕴了闪闪发光的星芒。他握着她的手,爱恋地用脸蹭了蹭。

叶珩心都要化了。

“所以,你这算是表白吗,周泽楷队长。”叶珩红着脸说。

“嗯。”周泽楷道:“你接受吗?”

“那好吧,我接受。”叶珩偷笑。

“现在我宣布,你可以亲你的女朋友了。”

在这个蝉鸣都有气无力的夏日午后,在这个他们来了无数次的甜品小店,隔着一张圆圆的橡木小桌子,他们倾身,交换了一个奶茶味的吻。








江波涛在五十米之外的树荫底下转来转去,他看了一眼手表,距离周泽楷赴约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队长应该不会忘掉自己刚才教他说的话吧。

如果他不是亲眼看见周泽楷趁叶珩喝醉偷亲她,他也要被周泽楷那张脸上纯良委屈的表情给骗了。唉,江波涛想,装睡好累的。

叶珩啊叶珩,这锅你就乖乖背着吧。



tbc



差不多……还有一两章?
大概还包括一辆车吧。

越写越短,可能没有第一章写的有意思,并没有小可爱过来调戏[笑哭],好歹也是一个脑洞,能写完很开心了。
感谢大家。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