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周江】无名通话 2

我怎么这么啰嗦,我为什么要设定这么乱的银武

我只想很快地讲完恋爱故事,但是现在不得不思考让他们出一个什么任务才能配得上毁天灭地大洪水了。

————————————

无名通话 2

不等他们细想,训练室主控制台上的固定通讯终端被自动接通,墙上地图不见了,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她穿着带细微珠光的吊带百褶长裙,提着裙角向着他们行了一个简单的礼。

虽然是被投射在墙壁上,但依旧栩栩如生。

她挺直腰杆,微笑着说道:“天链改装好了哦,来看一下吗?”

从训练室到技术部门要走上一段距离,周泽楷在路上给江波涛零零星星地讲了讲轮回。

“她叫蝣。”他介绍道。

江波涛心领神会:“是自主型的智能计算机?看起来技术已经有了新的突破,她有实体吧。”

名字很有趣,他想。短暂生命的蜉蝣,配上期限长得没有尽头的计算机。

“对,”周泽楷说,“但她觉得这样更方便。”可以瞬间覆盖整个轮回基地,而不拘与时间地点和行为方式。

他们离开了训练室所在的场馆,走过一段室外天桥,天桥下是一个小花圃,里面种植绿色的花,两个圆滚滚的小机器人正把黑乎乎的粘稠液体一瓢一瓢地浇到它的根部。

“51号的机油,”江波涛仔细闻了闻:“你们这花可真特别。”

“微草送的。”周泽楷说。

当时微草出任务遇到了一点麻烦,轮回听说之后送了他们一本《关于伴灵在非自然空间重力场的作用下呈现半失控状态的研究与解决方案》,作为回礼,王杰希送来几株奇奇怪怪的花,繁殖能力强,好养活——51号低纯度机油就是很好的营养液了。

虽然还不清楚这花有什么用,但是负责人很开心,最起码这花使轮回基地看起来绿油油的,比堆积的各种零部件更加成功地烘托了纯天然无公害的气氛。

周泽楷似乎是看出了江波涛想问什么,解释道:“猫科动物受空间影响,假性发情。”

江波涛了然点头:大概是刘小别的猞猁又炸毛了。刘小别的伴灵是联盟里出了名的暴躁,b市寸土寸金,微草还是留出外圈环形跑道给猞猁,每天二十圈,发泄过剩的精力。

他还是想问为什么周泽楷总是猜他猜得这么准,周泽楷的沟通问题同样是联盟出名,但江波涛觉得,他不但与自己交流频繁,而且相当的善解人意。

话都到了嘴边,又被狗叫声打断了。

之前江波涛听着爪子落在地上产生的啪嗒啪嗒的声音,知道它一直乖乖跟在身后,所以没去管他,现在回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穿云本来一直趴在它背上搭顺风车,现在非要落它头上。白隼怎么着都得有一千克,还展开翅膀保持平衡,把狼犬的头遮得严严实实。

“穿云!”周泽楷红着脸低声呵斥它,抬手把它招回来,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伴灵这么恶劣,新队友第一天来就被它欺负成这样。

“没事没事,小周。”江波涛笑着安慰道:“皮皮也跟它开玩笑呢。”

穿云不情不愿地飞回来落在周泽楷肩膀上,泄愤一样把他后脑勺头发蹭得乱七八糟。

江波涛看得有趣,忍不住想摸摸它的羽毛,突然想起有些伴灵很排斥被除主人以外的人抚摸接触,手抬了一半又放下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周泽楷小声地说:“没关系的。”

穿云大摇大摆跳上江波涛的肩膀,给了他和周泽楷一模一样的礼遇。沉迷扁毛生物的江波涛顶着同款乱七八糟的头发,美滋滋地想:周泽楷伴灵的性格……还真是特别。









在技术资料室的门前,周泽楷没有去扫描虹膜与瞳孔,而是探手在衣领处摸索,从自己衬衣里拽出一条细细的项链。

说是项链,其实就是普通的黑色细绳,上面串着一枚闪着金属光泽的戒指。江波涛退了一小步给他让路,周泽楷拎着戒指,对准门前右侧的扫描仪。

清晰的电子音响起的刹那门无声地打开:“II级权限,申请通过。”

“原来做成了戒指模样啊。”江波涛感叹道:“很酷炫,非常符合我们轮回的风格。”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把项链塞回衣服里,微凉的金属落在他胸口,又一点一点沾上了体温,打上他的印记。

佟林从电脑前拨冗抬头,见他们来了,就打开了投影,一柄莹蓝色的短剑出现在他们眼前。

那种蓝色像是有生命的一样,像流动的云与海水,这让江波涛忍不住伸手,想去触摸它。

当然没什么都没有摸到,武器只在构筑空间与紧急情况下才会出现实体。江波涛在离开贺武之后就上交了手环,关于天链的信息直接被传输进轮回,然后由轮回的技术人员进行再加工。

只是江波涛没有想到,仅仅一眼他就发觉,轮回所做的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剑身流动着的力量远远超过他曾经支配过的范围,它像是蕴藏了特殊能量,光华流转。

科技无声无息迅猛发展,这里像是与外界脱节,并且领先至少三百年的发展光景,即便如此,依旧有一些东西用科学难以解释。而他们维持着自然与非自然的平衡,从某种意义来讲,是隐藏在普通人之中的守护者。

周泽楷盯着天链看了一会,判断道:“和荒火?”

江波涛知道那是周泽楷的武器,碎霜与荒火总是成对出现,但这和天链有什么关系?

佟林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浮在半空的投影飞速旋转,像汹涌的水流。他解释道:“从前天链与冰雨相似,寒冰系攻击,自身携带的魔力弥补了长度在实战中的不足,但是攻击力依旧不够出挑。”

“望古之际,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炎炎而不灭,水泱泱而不息。”佟林背道:“如同荒火的能量一样,我们在天链里引来了洪水。”

“史前洪水。”

江波涛一个哆嗦,退后半步踩到了皮皮的爪子。


圣经里四十昼夜的暴雨,神话中倾泻而下的天河,洪水的力量居然就流动在短剑之中。

江波涛盯着它,就像盯着一枚原子弹。

“别紧张。”周泽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荒火也是。”

荒火比碎霜的杀伤力更为巨大,就是因为荒火中的能量来源于业火。如此力量轮回有其二,成为联盟翘楚算是板上钉钉了。

“可惜其他人不在,不然就给你们看看目前可预测的威力,看完以后跪下叫爸爸那种。”舍不得欺负队长和新副队的佟林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小盒子交给周泽楷,然后由周泽楷打开,送到江波涛的面前。

周泽楷举着承载着武器象征着身份的戒指,眼睛闪闪发光,他真心诚意地说:“欢迎。”

气氛太过诡异又太过美好,江波涛甚至想要习惯性回答“我愿意”了。

周泽楷在心里闷声偷笑。








晚上周泽楷洗过澡,正坐在床尾擦头发,他听见江波涛心满意足的叹息声。

“我的天,轮回的奶茶里是不是有大/麻。”江波涛说。

我怀疑是这样的。周泽楷刚想回复他,突然想起江波涛在他隔壁的房间。

整个下午江波涛都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套他的话,而周泽楷装聋作哑答非所问,就是不回答这个问题。

周泽楷不想告诉他这个秘密。

他已知的关于江波涛的信息,都是听来的。江波涛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确确实实“听”见的响在心里或是脑海里的声音。

起初他以为这种无名通话是双向的,江波涛像是也了解他在想什么一样,能说出十分自然又毫不刻意的话与他沟通,仿佛心有灵犀。但当周泽楷尝试在心里与他沟通:比如在食堂的时候,在心中大喊我要吃面条,但是江波涛并没有接收到什么,带回来的依旧是两个四两米饭加紫薯小馒头。

江波涛接不到来自于他的通话。

周泽楷所接收到的信息并不是面面俱到的,一天可以被动地听见零零碎碎的三四句心声。这种情况在他过去的二十年从未发生过,而所有的信息都有关江波涛。

周泽楷不想告诉他,他不想让江波涛因为想法被泄露被窥探而丧失安全感。他决定在这个安全的距离里,假装一切正常。

可是轮回的奶茶真的很好喝,周泽楷想,但它限量供应,不过,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偷奶茶。





tbc

佟林的那句话出自《淮南子》
我们小江不只是粘合剂哦,厉害着呢。
小周的心思超级温柔的啦。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