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冷夏

               阳光从巨大的玻璃窗里透进来,闷热,刺目,没有一丝风。

               人们聚集在场馆内等待着演出的开始。

 

 

 

                她一直在四处寻找,带着小心翼翼的紧张,迫不及待的欣喜,和微不可见的焦急。

                刚刚真的看见了啊,怎么会不见呢,怎么能不见呢。

                她随手抹了一把额上被汗水浸湿的刘海,站在原地用手掌给自己扇了扇风。

 

                然而只是那一瞬间。就像红海被分开的一瞬间。

                隔着熙熙攘攘的人潮,她看见了他。

                他正靠在铺了红地毯的简易小舞台边上,一边候场,一边笑着,和身边的搭档说话。

 

 

 

 

                当她穿越了拥挤的人群,站在他面前,试图回想那篇背了好几遍的草稿时,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她只是看着他,直到他也看着她。

               她张了张嘴:“我是……”

               话未说完,已经被突然响起来的巨大音乐声淹没。正如她无数次被其他人淹没。

               他看了看手表,站了起来,笑着问道:

              “要拍照吗?”

                她一愣,摇摇头,又点点头,握着手机的手指潮湿温热。

              “我只是来看看你。”她轻声说。

                也不知有没有人听见。

 

 

 

 

                 演出开始,聚光灯下,他在台上与搭档并肩而立。

                一步之遥的台下,她静静站在阴影里,指尖冰凉,掌心滚烫。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