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瓶邪】全身不退2

2

手指的用力很巧,正正好好锁住了气管。吴邪当时一口气堵在嗓子里不上不下的,窒息感立刻涌了上来。

“掉下来...掉...我不...不小心...呃......”

手指又缩紧了一分,眼前出现花花绿绿的小点,吴邪试图去扒那只手,但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只能徒然搭在上面。

“真的...真...”垂死挣扎,吴邪绝望,早知道不如待在车里。

捏着他气管的手指一下子就松开了,空气骤然间涌入,吴邪一边咳嗽一边干呕,然后就被抓着领子提了起来。

井底一片黑暗,吴邪只听见吱呀一声,似乎是那人推开了一扇门,然后自己顺着力道就被拖过去了。那是一道下行的楼梯,一脚踩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地下扑,由于被扯住领子,找着她一直是一个倒仰的姿态被悬空。

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被一个陌生人弄得这么狼狈,吴邪咬着牙一拳就回出去了,结果不等近身就被轻巧制住,伸出去的腿也踹了个空。那人就像不受任何阻碍一样,在一片漆黑的地底依旧有着稳定而迅速的步伐。要么是夜视能力极强,要么是已经在这黑暗中生活了很久,无论是哪一点,都让吴邪感受到了被单方面压制的深深的无力感。

“要带我去哪儿?”吴邪问。

在幽闭的空间里,声音闷闷地回响,留下变了调的尾音。

操,真他妈丢人。

 没有得到回答,随后他听见了再次推门的声音,然后自己也被推了进去。

一间藏在地下的密室,非常简陋,但出人意料的是,温湿度控制的很好。屋子里有一张床(如果那个高出地面20公分的东西是传的话),一个木箱子(那高度使它看起来像一个坐凳),还有一张桌子。不过最让吴邪惊讶的是,桌子上放了很多没有品牌标记的高新电子产品,除了一部智能手机,一个笔记本电脑,还有两三个他认不出来的东西。

这感觉太奇怪了。

同样是在这时候,吴邪才看清那人的模样,大概20多岁,很白,和自己差不多高,脸长的不错,但就是没有表情。

大哥你既然是绑票的,那你就快点儿凶神恶煞地提要求吧,你这一副与你无关的模样,我要用什么表情面对你才好!

吴邪默默的扫视他——从头到脚来回扫视。挺瘦的,但从刚才来看,他力气应该挺大,自己可能打不过,不过要是三四个人一起上就应该差不多了。想到这儿,他稍微松了一口气,待会儿趁他不注意拿电脑砸晕他还是有可能的,逃生希望很大。

就在吴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时候,那人已经坐在木箱子上,打开了那台笔记本电脑,调出来一封电子邮件。吴邪好奇的看过去,当时就被加载出来的照片吓了一跳。

白底二寸证件照上的人,居然是吴邪自己!

怎么回事儿?!

吴邪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这这这什么意思!”

闷不吭声的人没理他,移动鼠标加载了更多的照片,各种时期的证件照,甚至还有偷拍的生活照,一共十几张。

不是吧,难道他暗恋自己?吴邪忍不住又去打量他,无论是自己还是他,长的也不基啊……吴邪不会承认他比自己长的好看一点,长的好看有个屁用,白白软软的一看就是被包养的。

想到这吴邪悚然一惊,他不会真是被关在这当……那啥啥吧。

“你是吴邪?”那人问。

似乎也不是要什么回答,那人站了起来,一手抓着他的肩膀,另一手在他的下巴耳边和颈侧细细摩挲。

“我操你干什么!!!”吴邪吓得一激灵,一拳朝他脸招呼过去,“变态啊你!”

那人侧头躲过去了,用一种挺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在那样的目光中吴邪产生了自己才是变态的错觉,接着吴邪看见他收回手,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他。

信封上写的是吴邪的名字,背面印着完完整整的火漆。

吴邪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可那闷油瓶子根本没有看他,关了电脑坐在一边,看起来呆呆的。

吴邪也就不去管他,撕开信封开始读信,他三叔的信。

“大侄子

     当你看到写封信的时候估计已经有麻烦找上了你,当然,不只是你,我也有点麻烦事。你就跟着那小哥,还算安全,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不要相信任何人。

                                                                                                                                        吴三省”

的确是他三叔的字迹,吴邪又看了一遍,可是这他妈的什么信息都没有,这叫什么事儿。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人?是不是也得包括他自己和眼前这个闷油瓶子?

这不就是病句吗。

那好吧那咱就换一个态度说话,吴邪把信收好,转头去问闷油瓶:“这位...小哥,咱们下一步去哪?”

闭目养神的那位压根没睁开眼睛:“随便。”

随...随便?三叔让我跟着你你说你随便?吴邪眨眨眼睛,那咱俩到底谁是头儿啊。

随便就随便,我是老大听我的!吴邪道:“那咱们回铺子吧,我有一个古董店在西湖边上,咱们就先在那,等我联系一下我三叔再说。”

“嗯。”闷油瓶漫不经心应了一声,起身从床底下拽出一个包,开始往里边装各种东西,木箱子已经被打开,里面的东西让吴邪瞎了眼。

刚才当做凳子的箱子里全是违禁物品,枪支弹药冷的热的,抓住是要被上交国家的。

这些东西吴三省的盘口都有,吴邪见过也摸过,眼下短暂的惊讶过后也就没怎么关注。等到都收拾好了,闷油瓶把包背到肩上,开门的时候顺手关灯。

“哎哎小哥你等我一会!”吴邪立刻跟了上去。并不是他们刚才进来的路,吴邪伸手扶着墙小心翼翼跟着走,一片漆黑中连前面的人的脚步声都听不到,吴邪只好自己没话找话制造话题。

“小哥,你说刚才那群人,是什么人啊,他们为什么想要绑架我。”

“小哥你就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我以前从来没发现这里还有地下室。

“小哥你认识我三叔?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通通没有回应。

尴尬冷场,吴邪在心里拼命吐槽你这个闷油瓶子真讨厌,冷不防撞上前面人的后背。

有细弱的光亮透进来,很明显他们是在另外一个废弃下水道里。

超级玛丽要吃蘑菇了哦!吴邪跟着他往上爬,推开井盖之后发现这里距离拆迁区大概有一百米。

晚霞正好,夕照下是同样艳丽的大火,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浓浓的汽油味道。

烧的正是拆迁区。

吴邪一下子傻了,还绑架,这分明是预谋好的意外身亡!

闷油瓶无动于衷地看着大火,以及正在向他们走近的十几个人。

 
为首的正是路虎车上的光头。

“小三爷,别来无恙啊。”光头哈哈大笑,“真想不到连大火都没能把你围在里头,小三爷这命可真硬。”

爷硬的不只是命,这你还不知道吧。这话吴邪想说来着,不过看这十几个人已经包围过来了,其中四个还带着枪,就是他也不得不一边佯装英勇无畏一边偷瞄逃跑的路。

忽然间听见了细微的滴滴声,来自闷油瓶的衣领,他满不在乎地按了一下他,直接来了公放。

通讯器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中气十足,一听就是个胖子。

“咳,老大,你那边完事了吗,什么时候出发?”

老大?吴邪分了个神,觑他一眼,就这模样当老大?怎么看都像个压寨的小媳妇儿啊。

不是媳妇儿,就是压寨的师爷。

哎,甭管是什么,总之我有帮手啊!旁边这么大一个闷油瓶子杵着,少说也能干掉两个吧。吴邪默默盘算,他两个我两个,先把拿枪的解决,然后......

只是一瞬间,一直发呆的闷油瓶突然动了。吴邪压根没看清他是怎么出去的,背着负重一个高跳伸腿直接就踹脸,拧身间手里夺了一把枪就势狠狠砸在另一个人头上,简直就是加强版的打地鼠。落地之后枪托砸在第三人太阳穴上,一手刀又把第四个人劈得昏死过去。

这他娘的...才叫秒杀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四个拿枪的一颗子弹都没放就被撂倒了,而吴邪更是傻眼,刚才谁腹诽三四个人一起就能干掉闷油瓶的?刚才谁腹诽他白白软软像个小媳妇儿的?瞎了眼吗?!

“马上。”闷油瓶对着微型通讯器说。

说马上那真的是马上。吴邪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厉害的人,动作中行云流水都是暴力的美感,连刘海的弧度都是完美至极。

吴邪就顾着欣赏,根本没用得着他伸手帮忙,闷油瓶解决这群人就像顺手掸掉灰尘一样简单。

“小哥...这些人怎么办?”他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一片问道。

“死不了。”闷油瓶双手插兜,踩着夕阳的余晖慢慢往回走,背后就是熊熊的大火,这场面真他妈带感啊。

吴邪挠挠头,跟了上去。“哎,小哥,你要去哪。”

“汇合。”

哦,原来还有一个。吴邪又回头瞅了一眼火光,隐约觉得今天这事儿非常的不对。




老痒......这是一个巧合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