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四

吴邪脸都木了。他说什么?什么叫抱过小时候的他?


他开始打量闷油瓶那张脸...难道这么帅的脸是假的?他自己的真脸其实是惨不忍睹的猥琐大叔?


本来正闷油瓶一动不动地查看那两张照片,突然间窜了起来,抓着吴邪摁怀里就地滚出三米多。吴邪哐得一下撞到了墙上,还没来得及骂娘,闷油瓶就已经松开了他,比手势示意他不要动。


弹孔清晰地出现在他刚才坐的位置。


闷油瓶在巨大橱柜的遮挡下眯着眼睛仔细打量弹孔,又稍稍退后一点。


“喂,你...”吴邪直觉他要干坏事,话还没说完闷油瓶已经冲了出去,一脚蹬在对面的墙上借力拧身,又踩到红木沙发变了一个方向,最后一把扯住客厅窗帘挡了个严严实实。每一个动作都矫健有力,几乎处处都要违反人类生理极限,如同迅猛的豹。


“你!”吴邪摸着墙壁上的弹孔一阵后怕,那些子弹只比他的动作晚了一秒。


再晚一秒......


闷油瓶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是心疼屋内装潢。“我赔你。”


“你他妈没命了拿什么陪!”吴邪转身吼道,你要是有个三灾八难的老子不是还是被人到处追杀。


“我还有抚恤金。”闷油瓶淡淡道,“足够了。”


抚恤金?吴邪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之后简直要被气死了,一拳揍到闷油瓶后背上。“你他娘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闷油瓶微不可见地侧了一下身子,看起来像是接了那一拳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反倒是吴邪,打完就觉得不好意思了。


“小哥,”他叹了一口气,“咱们现在好歹是同伴了,咱能不能别去和狙击枪硬碰硬。”


闷油瓶沉默半晌,开口道:“我有把握。”


好好好你牛逼你厉害!吴邪真是被他气的无话好说,索性又坐在地上整理文件。手撑在地上,就摸到了刚才送给自己的弹孔。


不对啊......如果自己是狙击手,开枪的时候不是应该瞄准脑袋一枪爆头吗?这个...瞄歪了?所以打在腿上?


这什么水平啊!


他站回刚才的墙角,试图还原闷油瓶之前的行动路线,再去比对墙上弹孔的时候发现这回才是瞄准了闷油瓶的头。


“小哥,这次好像和上次的不是一伙的。”


留活口?他们想要我干什么呢,逼问三叔的下落?


我怎么知道!!!


闷油瓶对此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还是像没听见一样,翻翻这个看看那个。吴邪一把按住了他的手,严肃道:“小哥,都被人堵在家门口了,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吧,他们是谁,为什么都要抓我。......还有你的身份。”


有抚恤金拿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的赏金猎人。


闷油瓶摇了摇头,刚想张嘴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警觉地站了起来,手里多了一把沙漠之鹰,正对着门口。


怎么了!吴邪立刻跳了起来躲到闷油瓶身后,他妈的死瓶子从哪变出来的枪,也不说给老子带一把!他刚拎起来一条板凳,防盗门就被撬开了。


门外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为首的是一个黑衣服的短发女人,并没有拿枪,轻松愉快地说:“早上好,两位。”


(ಥ_ಥ)


尽管看起来形势不利于他们,闷油瓶依旧是淡定得要死,吴邪跟在他身后,顿时也挺直了腰杆:小哥这么厉害,这些人全都是小case。


女人笑出声来:“不要激动,我们没有恶意的,要是早知道是你,我们也绝对不会派那样的人手......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说着还伸出手往下压了压,示意身后的人把枪放下。


这话明显是对着闷油瓶说的,她看了看一头雾水的吴邪,疑惑道:“怎么,你还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哑巴张在你身边,我们再来几倍的人,也决不是他的对手。”


小哥居然这么厉害!吴邪一开始只觉得他只是一般厉害的一个人,现在发现保护他的人居然道上出名,简直就像捡了个鸭蛋孵出天鹅一样炫酷。


“我们很有诚意的,不想让我们进去谈谈?万一这时候有人出门,要怎么解释呢?”女人转向吴邪:“你不是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吗?我可以全部告诉你哦。”


吴邪下意识瞟了一眼闷油瓶,这家伙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冷的直掉冰碴子。


但是此时不问更待何时啊!吴邪立刻就说:“进来可以,就你一个。”


女人很痛快就答应了。


后来事情的发展方向一下子就变了,闷油瓶在屋子里溜达一圈,最后拉开了窗帘倚在窗户边,吴邪敢肯定他已经设计好了之少十种迅速逃生方法。而阿宁——就是那个女人,正舒舒服服坐在沙发上,享受着吴邪刚给她泡的茶。


“可以说了吧,”吴邪坐在她对面,背对着闷油瓶,“你的来历,以及事情的始末。”


“不是我要请你,是我们老板,想要邀请你,参观一下我们公司。”阿宁道。


这都什么和什么?拿枪逼着参观公司?他们老板要知名度?要知名度找他也没用啊!


“你要是这么个态度,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吴邪翘起了二郎腿,双手搭在膝上,淡淡道。


嘿,这表情跟闷油瓶子学的,唬人绝对一顶一。


阿宁果然变了变脸色,把茶杯搁到桌子上。:“吴先生,不是我不告诉你,只不过事关重大,你得先答应,跟我们合作,再那之后,我一定和盘托出,如何?”


和盘托出。这诱惑有点大啊。吴邪回头去看闷油瓶,却发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自己身后,盯着阿宁。


“宁小姐,这恐怕对我不太公平吧。”吴邪笑,“万一我答应了与你们合作可是你们没有履行承诺呢?你也看出来了,张先生对你们敌意很大,答应了与你们合作就意味着我与张先生的合作破裂,他这么厉害,恼羞成怒时弄死我怎么办,不如你先提供部分资料,我判断一下是否有和你们合作的必要,如何呢?”


阿宁专注地看着吴邪,吴邪尽量自然地看着她,捏了一手的冷汗。


“没问题。”她干脆利落地笑笑,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吴邪。


那是一份公司的简介,名称是一串德文,没有汉语翻译,logo是柔化的三角珊瑚。第二页是公司的简介,吴邪翻着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中德合资的资源开发公司,注册地址在海南省三沙市的永兴岛。


资源开发这么重要的公司一向是国家垄断,现在出现一个中外合资的,这个人倒是很厉害。吴邪接着往后翻,看到了她所说的老板的资料。


考克斯·亨德烈,中文名字裘德考,最早是一个传教士,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有用资料了。


再之后,就是公司的工作了,资源开发公司,主要开采的是Nature Gas Hydrate ,即天然气水合物,也叫可燃冰。


回忆一下新闻,可燃冰开采成功是在最近四五年来,而且还是在东南沿海地区。看成立时间来说,这个公司早在建国初期就成立了,所以说如果仔细琢磨,有一些地方是很有门道的。


联系一下闷油瓶所谓的“抚恤金”,吴邪心里有点画魂,怎么就和国家扯上关系了呢。他想了想自己的家人,和国家扯上关系的,似乎只有自己的爷爷了。


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吴邪合上文件,还给了阿宁,一脸沉痛。“很抱歉,宁小姐,恐怕我们不能继续谈下去了。”


“什么?!”阿宁很吃惊,“如果是信息的问题的话,我们可以...”


“不不不,宁小姐,你没有懂我的意思,首先你看,你们一上来就用子弹打发我,还差点伤了我的朋友。”吴邪回手拍了拍闷油瓶的手,很凉。他惊了一小下,屋里温度不算低。没时间多想,他转过身继续说:“贵公司给我留下了一个并不太好的印象,即使我想知道一些来龙去脉,我可以找我的朋友。 ”


吴邪顿了顿,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别看他外表挺闷的(其实也挺闷的),但是他晚上话多啊!我跟你说他天天半夜到我的屋子跟我谈心,真的。”吴邪一脸正气。


闷油瓶伸手揉了揉吴邪的头发,给吴邪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宁小姐......”


“呵呵。这可有趣。”阿宁微笑,站了起来,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既然这样,吴先生,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这么干脆?”等她走了之后吴邪诧异地问闷油瓶,“真的全撤了?”


“那当然,胖爷出马,不撤的话全装麻袋沉西湖。”大大咧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恭喜你啊天真,没被那娘们的美色迷倒,咱小哥的美色就足够消费的了。”胖子随口道。


吴邪背后一凉,突然想起来刚才还拿闷油瓶堵话来着,立刻一脸讨好地朝他笑。


不过如果他没看错......小哥似乎是笑了一下?


......看错了吧。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