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五

自此开始情况似乎开始明朗,能够确定的是这绝非简单的黑帮火并与寻仇,这已经上升到了国家的层次。可想到这吴邪突然有点疑惑,这是越来越明朗吗?这水明明越来越深越来越浑。

 

三叔那个老混蛋,现在还联系不上,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闷油瓶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吴邪一动不动,低着头盯着刚才阿宁一口没喝的茶水发呆,胖子左看看右看看,说话没人理他,太安静了他又感觉浑身不自在,最后还是断断续续吹口哨,吹的还是走了调的情非得已。

 

“胖子咱能安静会吗?”吴邪揉揉脸,“不能坐以待毙,我得去查查我爷爷的事。”

 

“哎我说,你们家也够有意思的啊,孙子被人追杀查到爷爷身上去了,多大仇。”胖子摇摇头,继续道“小吴,胖爷我虽然看钱办事但这不代表见钱眼开,听你们这两天叨咕着,这事有点大,你这倒霉孩子也够苦命的,六亲不靠啊啧啧,所以说,有什么事用的着胖爷我的,尽管开口,去哪都带上我一个。”

 

胖子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爷不差那点钱!”

 

这话其实就是在告诉吴邪我和你是一伙的,说实话对于这个粗中有细看起来不靠谱的胖子,吴邪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吴邪没说什么,只是用力点了点头。

 

闷油瓶双手插在兜里,他的左边兜里放着两张老照片,刚才从地上拿的,吴邪好像没发现。

 

其实发现也没什么关系,给不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无视他就是了。闷油瓶手指微动,仔细摩挲着照片,脑海中全是断片的记忆。他以前就见过吴邪,这个肯定没错,可是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就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根据时间推算那应该是二十年前,而且很可能是二十多年以前。南海西沙的考察,和年幼的吴邪......

 

闷油瓶极其缓慢地吐了一口气,那些混乱的思绪完全无法被理清,一个想法在脑海中逐渐成型,这不但是吴邪的困惑,也是他的心魔。

 

回到吴邪的小房子之后闷油瓶从床底下拖出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电脑,摆在桌子上开机。胖子又朝那个背包看了几眼,恋恋不舍地移开了目光。“唉,咱小哥就是个神秘的大土豪,还是个身手了得的高新技术人才,秒杀多少人呢。”闷油瓶就像没听见似的,继续打开搜索引擎。吴邪坐在他身边,看见他查找阿宁的公司。

 

“小哥,公司有什么不对吗?”吴邪担心地问。

 

搜索到的结果和阿宁提供的差不多,全是官话套话,没有什么其他有用处的东西。吴邪沉默了一会,提了个建议:“我有个发小,挺厉害的,要不然我打电话请他帮忙......”

 

闷油瓶忽然抬头,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吴邪剩的半句话留在嘴里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闷油瓶还是什么都没说,在网址处输入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域名,回车进入。

 

网页立刻就变了,满屏白底黑字,但是连连一个汉字都没有。

 

这......这都啥?吴邪盯着屏幕看了半天,仔细辨认了一下,似乎是德文。

 

“看见了吧天真,咱小哥行动力也是爆表,你也是蠢,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说他不行,不给你摁在地上揍一顿好不错的了。”

 

“胖子你能不能靠点谱!”吴邪本来就弄得一头雾水,现在实在是火大。“小哥,你能看懂,好歹给我讲讲。”

 

闷油瓶默不作声,按了键盘上一个组合键。

 

啊,小哥果然很厉害!

 

这个搜索引擎显然是改过的,搜索到的信息都是隐秘。这个公司目前是中德合资,而实际上它成立于建国初期,最早是国有企业,并且是直接隶属于国家某高层,从不对外公布的。

 

一个资源开发公司弄得这么神秘干什么?吴邪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子。胖子问道:“小哥,能不能查一下公司的财务账目。”

 

“这个估计不行。”闷油瓶一边调出更加详细的资料,一边回答道。

 

也是,那个年代的公司基本上全是手写的账目吧,电脑能查的到才怪。

 

“你们看这儿。”闷油瓶忽然指了指屏幕。吴邪的目光几乎立刻就被那只手吸引过去,手指修长白皙,但却一点都不细弱,惹眼的紧。

 

手指左右晃了晃,吴邪的目光也跟着晃了晃,等到他察觉了那和逗猫棒没什么两样时,不由得捂住了脸。

 

吴邪啊吴邪,大敌当前,怎么能如此心猿意马,即便你心猿意马,也要选对对象啊!对着小哥算是怎么回事!他默默教训自己一通,换了一个严肃的表情对着电脑。

 

“这...怎么了?”吴邪问,这个公司在注册成立两年后就停产,并且沉寂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安全事故引发海啸。”闷油瓶道。

 

“我说......搞不好咱们还真得去找阿宁那小娘们。”胖子摸了摸下巴,一点也不见刚才开玩笑的神色。

 

电脑屏幕右下角弹出来一个邮箱气泡,发件人是吴三省,具体内容只有一个经纬度地址。

 

16.8°N,112.3°E,永兴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