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六

二十年前

【雪初霁】

 

惨淡的日光自云层后一点一点出现,淡红的圆球孤零零挂在西边那棵掉光了叶子的树上,很快就要落下去了。

 

而跋涉了许久的人终于慢慢走近,自雪地走上店门前的石阶,跺了跺脚,带下靴子上沾着的几团雪,随后摘下兜帽,掸掉肩膀和肘弯处落的雪。店门内有薄薄的水汽,想来比屋外暖和得多,衣服上的雪会化的。

 

张起灵推开门,果真是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夹杂着水仙幽幽的冷香,袅袅地蒸腾上来。听闻门响,先探出头来的竟然是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应该是逆着光,错把他当成了旁人,蹬蹬蹬地朝门口跑来,伸着手臂像是要抱的模样。

 

张起灵就站在门口没动,小孩跑近了也发现自己是弄错了人,停下脚步,仰着头瞅他,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干干净净,小脸白白嫩嫩的,很招人喜欢的模样。

 

小孩扭头看看后边,发现还是没有人出来,于是又往前走了几步,抓住了张起灵的手,把他往屋里带。

 

小孩的手太小,只抓住了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张起灵的手很冷,被风吹的有些僵硬,但是小孩既没有瑟缩,也没有试图包裹更多的皮肤给他焐手,只是拽着他往里走了几步,就又自己跑进去了。

 

这是吴家的一个盘口,古董店模样,平时也没有几个人,藏的同样很隐秘。张起灵淡淡看了看四周,不过是几个玻璃展柜,里面摆了几个盘子几个碗,一搭眼就知道是假的,其中一个甚至是浅黄色的塑料碗,可能是那个孩子吃饭用的。

 

这时候吴老狗才从内室出来,招呼道:“张小哥,你来了。”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张起灵点一点头,径直在一把木椅上坐了,十指交错扣在一起搭在腿上,什么也没说。

 

吴老狗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下,屋子里静悄悄的,仿佛没有其他人的样子。刚才的小孩小心翼翼扒着门缝,探出小半个脑袋眨巴着乌溜溜的眼睛打量他们。

 

“小哥,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事。”吴老狗叹了一口气,“我吴家已经没有能力保住他不被......”他顿了顿,“算我...求你。”

 

张起灵不置可否,只是转过头去看着那个小孩。小孩被吓了一跳似的往里缩了一下,又往外站了一点,端端正正与张起灵对视。

 

“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张起灵陈述道。

 

“即使是百分之一,也足够我争取。”吴老狗说,“我已经给他注射了适量的药剂,他会很听话,即便以后......即便以后被抓住,也有一个保命的身份。”

 

张起灵点点头:“可以,我带他走。”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