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九

吴邪上前一步,伸手抓住闷油瓶的肩膀,使劲捏了一下,低声道:“你最好回家就给我解释清楚。” 说完他也不等闷油瓶反应,直接对着裘德考说:“凭这些就像让我们就范实在是异想天开,谁告诉你我们三个打不过你的这些人,谁告诉你我们只有三个人。”



吴邪说起瞎话连眼都不眨一下,字正腔圆胜券在握的模样倒真像有人等着信号随时端了海下基地一样,胖子和他一唱一和,简直是要说书的架势,配合闷油瓶雷打不动的淡定表情,仿佛这基地就是出门右拐直走二百米的菜市场,而他们就是城管。



“话又说回来,我对你们公司还是十分好奇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各取所需,如何呢。”吴邪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手腕被使劲攥住了,闷油瓶捏的他差点骨裂。



“不能合作。”闷油瓶声音不大但是极有气势,吴邪差点就要乖乖顺着他马上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什么,马上又挺直了腰板。



“我想我还是有选择的权力的。”吴邪道,“胖子你呢。”



“要我说,小两口有架回家再干,在外边起码得一个声音说话。”胖子不管吴邪立刻变了的脸色,说出了最直白的想法,“反正胖爷我,陪着就是了。”他顿了顿,又说道:“另外你三叔的账还没结呢,天真你可得悠着点。”



“......”吴邪梗了一会,继续对裘德考说:“我的态度就放在这儿,接下来如何由你选择。”



裘德考紧盯着吴邪不说话。空气都凝滞了一样,吴邪被他盯得浑身冒汗,如果老头真的不肯合作直接用强把他拉去做什么劳什子实验......小哥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如果真的冲出去,他们又有多大的把握回到海上?没有热武器,又带着自己这么一个......一个累赘。现在的处境简直就是活靶子,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那么,就不退了。



手指不自觉缩紧,立刻有更大的力量反握回去,闷油瓶一直都没有放开手。



裘德考忽然摆一摆手,雇佣兵收枪,迅速退出房间关好门。裘德考坐回椅子上,显露出几分疲态与苍老。



“说吧,想知道什么。”



吴邪捡了张椅子坐下,心想着闷油瓶真是演艺路上好导师。“你的公司,都干些什么?”



“阿宁应该跟你们说过了,开发可燃冰。”裘德考说。



“裘先生,你在中国许多年,应该听过一句老话,行为不正经,舌头短三分。这漏洞这么多,让我们如何相信你的诚意。”吴邪道。



【行为不正经舌头短三分是在影射不会说话的谁谁谁吗小吴?】



“就是的,你可别拿我们哥几个当猴耍啊。”胖子也拖过一张椅子,坐在上边帮腔。“瞧见没有,那小哥,技术人才,人家要乐意的话分分钟黑进那啥总统的网络看他内裤是啥尺码的,查查你公司财务简直易如反水。”



吴邪实在是不想吐槽胖子黄暴的比喻和拙劣的语文词汇。赶紧接过话来:“所以你不想解释一下消失的上亿资金?总不会是你转到自己账户去了吧,可别告诉我是你公司那个名存实亡的中方代表想把它们上交国家。”



裘德考的脸色非常差,看着吴邪就像恨不得将他立刻生吞活剥。不过吴邪要是怕了他也没有脸去当他的小三爷了,这时他又想起吴三省这个老狐狸,也不知道死哪去了,丢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就跑,等他回来非得好好揍一顿不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闷油瓶走到他身后,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保镖,闷油瓶这人也真奇怪,披着年轻外表,实际年龄也不知道有多少,身份成谜,人又简单得像一个符号,这些日子以来吴邪发现他日常活动就是发呆和睡觉,要睡就好好睡呗,自己出去买个菜,刚走到门口那人就像一直盯着他一样,迅速地醒过来跟着他。一开始吴邪以为他工作强度比较大,一时缓不过来,吃了好几天的外卖,后来发现他爱好就是睡觉,似乎是想一点一点地把觉攒起来,紧急时候就不用睡了一样。



还有什么齐羽。想到这吴邪就有点头痛了。齐羽是谁,为什么说他是齐羽?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闷油瓶是一定知道的。



什么都不说!回去非把他瓶盖撬开不可!



轰的一声,把吴邪吓了一跳,抬头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侧面的墙壁上多了一个投影,一层一层的海浪足有几十米高,汹涌而至,逼真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拍到他们脸上。



“这是那次的海啸。”裘德考盯着投影的视频录像,“液化时出现井喷,造成了海底滑坡海水汽化,引发了那次海啸。”



他继续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苏联撤走了专家——苏联在六零年就在西伯利亚发现了自己的可燃冰。公司一度萎靡,从此倒闭。”



胖子盯着海浪看了老半天,开口道:“你也别打什么马虎眼,说到底你们那钱到底用哪去了。”



“我和他们一样,也比他们更加聪明。”裘德考笑的有点歇斯底里,“他们没有完成的工作,我就可以!他们造不了的神,我可以!”



造神?建国初期的国有公司,造神?



从字里行间透出来的的只言片语让吴邪越听越迷糊。如果不是身处海下的基地,他绝对认为那老头是疯子。



“生物技术公司。”闷油瓶忽然淡淡说道,语气里有着若有若无的鄙夷,“他们把钱投给了生物技术公司。”



生物技术公司的“造神”计划,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联系裘德考之前说的那些话,吴邪背后一阵阵冒冷汗。



一只手碰上他后颈,不轻不重地压了一下。吴邪一个激灵,立刻回神。冷静点吴邪,他深深呼吸,眯了眯眼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