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十

这个实验基地,其实是资源开发公司与生物技术研究公司的合并,当今最为抢手的就是资源,他们用资源所得利润支撑着反人类实验的运转,藏在公海的海下,拥有着先进的技术和武器,这一切都为了个人的近乎不可能的野心。



吴邪强压下心里翻涌的厌恶,继续问道:“所以呢,你的实验结果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成功的。”



“不可能成功?!你看看你身后的那个人,他就拥有了那样的秘密!”裘德考的眼中满是癫狂,“还有你啊齐羽,你竟然不知道你自己的基因被改造得多么优秀?实在是浪费!”



吴邪微不可见的一颤。是的,闷油瓶身上有很多谜团,与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样貌最为惹人注意,如果真向他所说,小哥是......那么他自己是不是也真的经历过实验?



难道自己不是吴邪,而是齐羽



闷油瓶忽然开口道:“你不是要实验吗,就现在吧。”



吴邪仰起脸诧异地看向他,刚才不是说不同意配合检查实验吗?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闷油瓶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他没事。所以说小哥的心思你别猜,吴邪干脆由着他去,反正相信他,万一......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就当是他看错人了吧。



裘德考将吴邪从头打量到脚,露出贪婪的表情,吴邪被他盯得不自在,站在胖子背后才感觉感受一点。



阿宁敲门走了进来,说道:“老板,准备好了。”她侧头对吴邪说:“走吧,Super吴。”



走就走,吴邪挺直脊背,尽量潇洒地走了出去。



 他们三个跟着阿宁乘电梯向上,来到了第15层,这里的装修风格非常接近医院,白墙与紫外线灯,空气里都弥散着令人非常不愉快的味道。吴邪走了几步,好奇地问道:“你们这儿用什么制氧?”



阿宁回头,好像是特别疑惑他会问这个问题,“过氧化钠,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



其实吴邪就是单纯地好奇而已,另外他需要说说话调节紧张气氛,或许说出来有些丢人,他从小就有点害怕医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毛病是怎么落下的。可是他今天到这里来,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浑身都不对劲,似曾相识的,很不好的感觉。他不自觉地摇摇头,想把那些断片的,光怪陆离的奇怪想法都甩出去,无意间发现走在身侧的闷油瓶脸色都变了。



不是吧,比我还害怕医院?一会要去做检查的是我不是你啊!



的确,闷油瓶脸色苍白,额上有一层虚汗,感觉下一秒就要直接倒下去了似的,吴邪不敢声张,斜着眼睛觑了他半天,感觉他可能是有点低血糖,于是在身上东摸摸西摸摸,最后从兜里掏出一块被体温焐得快化了的糖,偷偷塞给他。



这还是刚下火车在车站买的呢,为了防止晕车,特意买的什锦八宝糖,最后一块,橘子味的。



闷油瓶摸到掌心糖块时稍稍吃惊了一下。事实上他不是低血糖,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现在他走在这里,其实也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胖子在一旁东张西望。他看了一眼吴邪,将糖纸撕开,把圆球挤进嘴里。



吴邪被带进一个单独的屋子,所有人不得进去,除了闷油瓶。闷油瓶坚持吴邪不能离开他三步远,什么规定制度全都不好使,做每一项检查都全程陪同。



其实他们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最开始吴邪还感觉有点尴尬,但是后来也就习惯身后跟着个闷不吭声的尾巴了,而现在他这么跟着,吴邪还感觉挺高兴的,最起码不用一个人面对冰冷的金属器械。



好像是非常基础的身体检查,血常规心肌酶X光,还有在大脑上贴片检测什么东西。



吴邪查了一会,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脑电波脑CT脑MRN,“我没有精神病啊!”吴邪奇怪地嚷嚷。



一喊出来他自己也觉得不对劲,这么一说感觉自己倒是真挺像患者的。



结果是立等可取的,吴邪不由得想到医院候诊大厅里长长长长的队伍。阿宁直接取了报告,一张一张地读。



“怎么样?!”有人比吴邪还着急,裘德考居然耐不住,自己跑上来看检查结果了。吴邪假装不在意,眼神还是不经意往那边飘,他当然也想知道自己检查结果是个啥。



“怎么会这样?!”裘德考手开始颤抖。“这不可能!不可能!”



“你根本认错人了。”闷油瓶淡淡地说,“放我们走。”



裘德考盯着他:“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做了手脚!一定是你!”



胖子嘲笑道:“年纪大了自己认错人就别说这个那个的了,刚才检查的时候阿宁全程跟着,你当她是傻子啊。”



“走吧。”闷油瓶拽了吴邪一把。



“不行,你们不能走!”裘德考大喊,“拦住他们!”

 

阿宁的枪还没掏出来就被闷油瓶一脚踢中手腕,胖子趁乱近身夺枪。“走啦哥儿几个!”



闷油瓶看都没看裘德考一眼,拉着吴邪转身就跑。吴邪乱七八糟地跟着跑,忽然就想起来那天在漆黑的地下通道里被钳着走。“哎,小哥...咱换个姿势”你这么拽着我影响速度啊。



闷油瓶分了个神,有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吴邪把闷油瓶拎着他衣服领子的手揪了下来,攥在手里。这样两个人就可以并肩跑时不绊手绊脚了。



“跑右边岔路口!”胖子在后边大喊了一声。很快前面枪响,闷油瓶直接拽着吴邪跑到左边一个安全通道。“哎哎,小哥,跑错了!”



“错什么错,右就是左,左就是右!”胖子挤了过来,回身锁门。“爬楼梯了兄弟们,布尔什维克的胜利就在前方!”



吴邪跟着嗖嗖嗖跑楼梯,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下回有暗号告诉我一声。”我也好配合你们不至于状况之外什么也不知道,即使不能完成你们的任务,最起码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哎哟,小吴。”胖子在后边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我也不......也不是是故意没告诉你,胖爷这暗号,全靠个人领悟力......”



“在这儿呢!”身后传来乒乒乓乓的脚步声,闷油瓶手腕一转,顺势把吴邪往上推了几步“胖子,带他快走!”



“开什么玩笑,能甩掉!”吴邪抓着他不撒手,“快走!”



长时间握着的掌心覆了层热汗,闷油瓶顺手抹在吴邪衣服上,从兜帽里拿出一把手枪。



吴邪有点懵,闷油瓶刚才的动作已经非常出乎他意料了,另外他怎么......哪都能藏东西!



“小哥你小心,我和吴邪在入口等你!”胖子看了看形势之后立刻抓着吴邪继续往上跑。



“小...小哥!”吴邪也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匆匆叫了一声,“小心啊!”他松开了手,跟着胖子跑了。



闷油瓶靠在楼梯一侧找了个掩体,上膛之后伸着胳膊朝底下开了一枪,他对弹道的估计一向非常准确,一路来的路线早已经记熟了,刚才东张西望的胖子也已经提前定好了离开的路线。



早说了吴邪不是齐羽,当年我能毁了你所有的实验成果,现在,依旧可以。









“胖......胖子......胖子!”吴邪爬楼梯爬得腿都要断了,“到没到啊......”



“马上马上!”胖子看了一眼楼梯号码,推门走出楼梯间。



迎面撞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阿宁吊着眼梢,微笑看着他们。“这么巧。”她说。



胖子缓缓举起双手,满脸堆笑:“宁美人,你别吓唬哥几个啊,你那手腕不疼吗?举得起枪?”



吴邪悄悄探头瞅了一眼,阿宁左手拿枪,右手......嚯,好家伙,手腕肿的老高了。



阿宁冷冷地道:“不用你管。”



吴邪一脸诚恳:“你都看到我的体检报告了,我真不是你们老板要找的人,快走吧一会小哥就追上来了。”



......语气真诚得好像他们才是一伙的而闷油瓶子是幕后黑衣人一样。



阿宁当真就收枪,做了一个“通过”的手势。“走吧,我不拦着你们。”



真的假的?吴邪狐疑地打量她一眼。



“再见super吴,”阿宁给了他一个飞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这是顶层,第三十二层。控制室里,胖子拍了两下墨绿色的潜艇外壳,“好家伙,这东西贵着呢。”



“小哥怎么还不来他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他是不是走错楼层了他能找到这里吗我要不要去楼梯口迎他一下。”吴邪简直坐立不安,围着潜水艇转圈。



胖子笑了出来:“天真,你这模样,妇产科门口多的是,你安静会,小哥马上到,我保证他全须全尾的,好吧。”



吴邪顺口就说:“你拿什么保证,小哥他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你他娘的能不能正经一点!”



“小哥他是什么人,你实在是太小瞧他了......是吧小哥!”胖子忽然道。



闷油瓶推门而入:“快走!”



走走走,铁三角顺利会师!胖子自动自觉钻进驾驶舱,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歌。



“家山呀北望,泪呀泪沾襟,小妹妹想郎直到今,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潜艇上升,不大的窗外渐渐涌现墨蓝的海水,吴邪坐下来,揉着额头,感觉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全都堵在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索性什么也不说,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