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十一

浮出水面之后胖子依依不舍地和潜艇说再见,如果阿宁他们觉得可惜兴许会搜一搜定位把潜艇捡回来,不过眼下他们三个要赶快离开它,万一被发现了那估计就得被请进局子喝茶了。



他们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里,感觉到无比的安全感和回归感——至少吴邪是这么觉得的。



“我说!咱们怎么回去啊!”胖子扯着脖子喊。吴邪下意识回头看闷油瓶。被寄予厚望的人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甩了甩贴在脸上一绺一绺的头发,多余的水珠沿着下巴滑落,又掉回海里。



闷油瓶四下观望,又抬起头打量天上,吴邪也跟着抬头去看,看了半天,除了明晃晃的太阳,剩下的啥也没有。



难道小哥流鼻血了?这都多老的梗了!



事实证明小哥并没有诓他,很快传来天空传来隆隆的闷响,随着响声越来越真切,一个小型直升飞机出现在他们视野,悬停在正上方。然后舱门打开,软梯被放了下来。



“走吧!”闷油瓶说道。



胖子先上,其次是吴邪,闷油瓶殿后。衣服沾了水沉得要命,吴邪扒在机舱舱沿的时候被一把拽了进去。



“哎哟我去......谢谢啊...我操?!”吴邪没有一点点防备,被墨镜上倒映着的自己吓了一跳。



“这事不麻烦小三爷了哈哈哈。”墨镜男推了推自己巨大的墨镜,打了个响指,“走啦。”



“哎等等!小哥还没上来呢!”吴邪急忙探头去看,差点就和刚上来的闷油瓶撞上,当然后者身手敏捷地避开了,撑着一跳,就利落地翻了进来。收梯关门一气呵成。



“哑巴,你这小三爷有意思得紧,怪不得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墨镜男笑的神经兮兮,伸出手去和他握手:“我叫黑瞎子,小三爷您多多关照。”



吴邪莫名其妙地和他握了手,觉得有点反应不过来,信息量太大了,这人怎么跟神经病一样。



“衣服呢。”闷油瓶没把黑瞎子当回事,抬手就把湿了的外套拖了丢在一边,顺便把东藏西藏的装备卸了下来。



看来这黑瞎子不是外人,吴邪也跟着脱衣服,湿淋淋贴在身上难受死了。



“小三爷,哑巴脱衣服,你跟着脱什么?”瞎子倚在一边看着他笑,“没你衣服啊。”



啊?吴邪愣了一下,手尴尬地停在半空。闷油瓶扫了他一眼,说道:“瞎子,给他找一套衣服。”



“哎,得令。”那货直接进里边去了。



“嘿我说,给胖爷我也找一套,大码的!”胖子在一边嚷嚷。



“小哥,那人有病吧。”吴邪盯着黑瞎子背影,一脸状况外。



向来不参与这类无意义话题的闷油瓶居然点了点头,表情十分郑重。



“......”事实上吴邪总觉得闷油瓶好像有点变了,从在海下基地见到裘德考开始。吴邪也说不清他哪变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闷油瓶子似乎变得有人情味了点。



虽然是点,但是这依旧是可喜可贺。吴邪默念他的名字,张起灵,张起灵,根本就没有闷油瓶好听,闷油瓶多萌啊,生动又形象。



算了,以后不乱腹诽你了。吴邪自己在那儿又是摇头又是笑,活像黑瞎子的病友。



“吴邪,你家还有地方吗?”张起灵忽然问。



“啊......啊?”吴邪觉得自己今天有点get不到闷油瓶的点......他要是说要黑瞎子和胖子都住过来......那恐怕是没地方。



“我能不能在你家住一段时间。”张起灵问。



“小哥你不是一直都住在我家吗?”吴邪诧异。



“我的任务结束了,这是我私人的请求。”



哦,也对,他的地下室也太破了......“任务结束了?你们不用保护我了?”吴邪朝胖子巴望,似乎是想求证。



“别看胖爷,我可不知道。小哥,真的吗?”胖子也问。



张起灵点点头,翻开笔记本电脑,展示刚刚收到的邮件。



“内部信息,没有错的。”闷油瓶补充,“我的下一个任务在一个月后,所以这段时间我能不能住在你家。”



“能!能能能!”吴邪立刻说。



“小哥,咱们就这么撤了,裘德考那老头不会再找天真的麻烦?”胖子问。



“应该不会,上面有人找他的麻烦。”闷油瓶道,“另外,他要找的人也不是吴邪。”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