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全身不退】十三

吴邪的存在是不能为外界所知道的,一点一点也不能,这是吴老狗早早就打算好的,唯一的孙子,不能就这么白白投入所谓的实验中去。所以吴邪自打出生就各地辗转,盘口多的是,但知情人都不超过三个。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从来没买过儿童用品。



 可是现在吴邪跟着张起灵。



 事实上眼下的势力有很多股,老九门看似同心同德尽心尽力,实际上暗流涌动,继续实验的想洗白的想翻盘的各自为战。张起灵所在的这一支,直接隶属于国家,看似最为用心,但实际上没人愿意充当试验样本,他们利用这最优秀的资源最优先的资金,最大限度地留存。



 也仅仅是留存。



 可是现在这些诡谲对张起灵来说没多大意义,令他感到唯一欣慰的是,他可以调动很多优势条件,比如说把各种各样有利于提高生活质量的进口物品搬回家中。



 当然这不能被别人发现,对于张族长来说这非常简单,如果有人上帝视角冷眼旁观,一定会笑出声来:向来用“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解决问题的高冷族长,居然在衣服里偷藏美国产的糖果和奶粉。



 太不可思议了。



 张起灵倒是习惯了每天回到家脱衣服前先抖口袋,吴邪会在他离开的时候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他不会开电视,所以张起灵出门前会帮他打开电视,水杯和零食都放在他够得到的小茶几上,窗帘挡的严严实实,早上起床之后被子也没叠,方便吴邪困了再钻回被窝,简直是边边角角都要想到了。



 不过还好,张起灵不过那种朝九晚五每天必须报道的日子,吴邪不管是自己在家还是两个人都在家都会自得其乐,毕竟他有时候玩手指头就能玩一上午。



 今天张起灵回来时是下午,他从衣兜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小人书,还是彩色的,画的是孙悟空。吴邪抱住就不撒手了,糖罐的魅力都比不上这本小人书。张起灵不让他吃太多糖,一天只许吃一块,吴邪眼巴巴瞅着玻璃罐子,但即使再想吃也不敢自己偷偷拿,今天他只顾着一遍一遍看伸胳膊伸腿的孙悟空,居然一块糖都没要。



“吃饭了吴邪。”张起灵摆好碗筷。



“哦。”吴邪又快速翻了一遍小人书,然后放下就往他那儿跑。



“小心!”张起灵眼疾手快一把捞起他,免得吴邪不知第多少次撞到餐桌的尖角。这个身高实在太容易磕到了,这么大的孩子走路刚稳当又偏偏爱跑。张起灵把木碗放在桌子上,看着吴邪自己爬上凳子——先扶着墙踩在宽的矮椅子,然后又坐在椅子上面摞的的板凳。这个高度刚刚好。



 吴邪自己拿过小木勺乖乖喝粥——白粥里面有切得细碎的菜叶和小块的虾仁,简单的鲜味。几乎每一餐都是这个,张起灵自我催眠,小孩子都爱吃这个。



 可是一直吃这个也不是办法啊,看得出来吴邪都吃的三心二意的了。



 张起灵开始觉得,照顾小孩真麻烦,整天就是做饭刷碗想下一顿吃什么,天这么冷,自己每年就是一袋土豆过冬的。他想了这么多,还是一边匀速吃饭一边发呆,吴邪瞅瞅他又瞅瞅自己碗里的粥,抻着脖子往下咽。



“晚上我要出去一趟,”张起灵看了一眼石英钟,“自己睡觉,不用等我。”



 “哦。”吴邪乖乖点头,又问:“不带我?”



其实吴邪也不是一直待在家里不出屋,有的时候——天气好的下午或是晚上他们会出门逛逛,张起灵住在这里没人要知道,每次吴邪蹲在地上玩雪的时候,张起灵站在一个远远地看,他们就像两个普通人,在这个稍显平淡的年代里安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不带你,我有任务。”张起灵吃完了,收起吴邪大半天没动过的粥碗,眼里闪过一点小小的窘迫。



“明天想吃什么?”他问。


“想喝牛奶!”吴邪兴高采烈举起一只手,咧着嘴笑,乳牙小小的尖尖的,看起来特别讨人喜欢。


 张起灵抹了抹吴邪的嘴角,那里有一道湿乎乎的粥印,蹭到手指上之后又顺手全抹他脸上,吴邪傻了吧唧地看着他,抬手摸摸脸。


 张起灵自己也觉得做的有点不对劲,直接把吴邪夹到卫生间,给他洗脸,然后又洗了洗手。每天都围着小孩子转,他笑了笑,从镜子里看看吴邪,摇摇头,又笑。

 吴邪看见了,转身就扑到他怀里,脸上的水全蹭他衣服上,抬起头来对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啧,熊孩子。张起灵把他往上掂了掂,稳稳当当抱在怀里,各屋溜达一圈,最后把吴邪放在客厅沙发上。


“我走了。”张起灵说。


 吴邪立刻朝他挥挥手。张起灵记得他曾经问过应该怎么称呼他,答案是随便,可是吴邪从来没叫过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那种乖乖站在他面前,然后小心翼翼。


 可招人疼。


 张起灵穿上大衣,戴上兜帽,天黑得早,五点半就已经完全不见日光,放眼望去亮灯的也没几家,仔细看甚至看得到飘摇闪烁的烛火。


 这是一个过渡的时期,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


————————————————

按理来说这个任务不应该是张起灵来接,他身为管理阶层,对于这种简单的视察向来并不插手。



 他在黑夜里走了一会,直到看见一盏挂在平房外的小灯,玻璃罩子干干净净的,里面呆着小火苗,暖烘烘一跳一跳的。张起灵推开没上锁的铁门,轻车熟路往里面走。外边平淡无奇的小砖房里面却大有玄机,黑色的窗帘一层一层,挡住室内明亮的灯,屋子里温暖极了,甚至催开了几盆带香味的花,张起灵突然想起当初接吴邪开的时候屋子里绽放的水仙。



 水仙都开了,快过年了吧......张起灵忽然想起来。对于过年他向来是没什么想法的,过年有什么用,普通人家的乐子并不适合他们这样的人。



 但是家里多了一个小崽子啊......张起灵迅速收住了想法,就在他打开门的时候一男一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男的手里有一只档案袋,女的手里捧着一杯热茶。



“族长,我那暗号做的怎么样。”张海杏看见他坐下,就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她指的是那盏小灯,“是不是挺好看的。”



张起灵淡淡道:“太明显了,一会我带走。”



不等张海杏再说什么,张海客立刻接过话来“族长,今天下午发回来的实验报告。”档案袋被递过去,张海客简单说了一下内容。



“新一波资金已经过去了,现在海下分为两派,一派主张继续开采,另一派表示反对,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发生小型的海底滑坡,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听说是正常现象,但是也容易造成重大事故,毕竟开采方式不太先进。”



张起灵面无表情继续翻阅红字头的纸,示意他继续说。



“当然中央是要求继续开采的,这个计划现在不能停手。疗养院正进行到关键步骤,海下一队几天前已经从海里得到了那个‘东西’,昨天开始投入试验。”张海客道。



 得到了?张起灵眉头一动,把文件放到桌子上,“实验反应如何?”他问。



“目前还没有什么反应,需要后续的观察。”张海客立刻回答,“禁婆香这东西太古怪了,也不是从......什么干净地方得到的。”



 “谁去试验的禁婆香?”张起灵忽然问。张海客愣了一下,想了想之后说道:“应该是A8组的,该轮到他们了。”



 “有最新情况立刻通知我。”张起灵吩咐道。他端起热茶,轻轻啜了一口,至此算是正事办完了,张海客和张海杏也坐下了,他们家的讲究就是公私分明,张海杏摆弄摆弄自己的手,也没抬头就问道:“族长,你说,这实验能成功吗?”



张起灵沉默。



 也没觉得多尴尬,兄妹俩都习惯了。张海客心不在焉地打开一台老收音机,左右旋转着按钮,杂音断断续续,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阴森。“没必要操心这个,”张海客说,“得想办法把张家的伤害缩减到最小才是。”



全都是身不由己的棋子,不能言说的主谋者制定了注定失败的计划,每个人都在思考自己的退路。



 张起灵又抿了一口茶,轻轻放下杯子。



“有牛奶吗?”他问。



————————



张起灵在那里待了许久,等到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他打开门时屋子里静悄悄的,走时关掉的灯依旧关着,开着的客厅灯也依旧是开着。张起灵在客厅待了一会,脱了满是寒气的外衣,用透明胶把一块软海绵包在餐桌角,把牛奶放到厨房,然后才走进卧室。



 张起灵家里就一张床,自打吴邪来了之后就一直和他一起睡,张起灵向来浅眠,吴邪睡觉不老实,伸胳膊伸腿儿瞪被子,被抱着就老实了,所以习惯之后张起灵就一直把他塞怀里,特别小的一只,翻身还得小心翼翼生怕压到他。



 卧室门是关着的,推开时会闻到一种属于睡眠的气息,那是被褥枕头与严丝合缝的窗帘共同制造出来的,以及裸露的身体皮肤的独特感受。



 糖罐子好端端地放在一边,盖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小人书躺在床头,书角微微翘着,被翻了很多遍。吴邪裹在被子里,头都没露出来。



 张起灵轻手轻脚地脱了衣服,他本来气息声音就弱,现在刻意收敛是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正要躺下时被窝里的一团忽然动了动。



 张起灵:“......”



吴邪睡眼惺忪地钻了出来,柔软的头发乱七八糟,他揉着眼睛,语气有些不满。“回来好晚。”他嘟囔。



“嗯,有一点事情。”张起灵破天荒地解释了一下,虽然解释也没有更多的信息量。



 吴邪朝他掀了掀被子,张起灵怕他冷,赶紧凑过去,进了被窝,又给他仔细掖好。没等头挨上枕头,吴邪就抱上他的脖子,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



 张起灵的手还是有点凉,也就没有去推他,任他抱着自己。



“你不在可真无聊。”吴邪说。



 张起灵有点想笑,他在家的时候一晚上也说不上几句话,怎么会有趣呢。他放松了身体,把头埋在吴邪的颈窝。年轻到极点才会拥有的身体,柔软,生机,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永远留住,求也求不来的。



 求来的倒是祸害。



 吴邪倒是没有胡思乱想,伸着手捂住了张起灵的耳朵。“快睡吧。”他打了一个哈欠。



 那一瞬间就像浸泡在温水里,水上的所有声音渐渐远去,模模糊糊听不清楚。奇妙的是,张起灵立刻感受到了一丝困意,他抱着吴邪,就像抱着一个暖烘烘软乎乎的小火炉,合眼睡了。



 仔细想来,似乎就是那时,张起灵才真正对吴邪彻底上心,除了要保护他的安全隐匿他的行踪照顾他的生活外,张起灵还想真正好好看待他,给他应得的教育,陪伴他的成长。



 因为他知道,吴邪不单单是一个任务,他更是一个孩子,一个经历了很多却依旧天真善良的孩子,他值得一切最好的。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