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

神在造人之初还不会爱人,却许我吻你。

周泽楷x你 手可摘星辰1

自娱自乐产物,女主有名字
完全没大纲,走线乱七八糟的那种
时间线混乱记不清那种

1

晚上九点半,周泽楷和江波涛偷偷从轮回后门溜了出去,两人一天不吃甜食就浑身难受,想卡着轮回宵禁的时间到附近的甜品店里觅食,江波涛分外想念冰冰凉凉的奶茶,周泽楷则垂涎于巴掌大的鲜奶泡芙,如此深夜长胖之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同好一二足矣。

“……没想到这么多人啊。”江波涛一声长叹,等着打包的窗口被围住,排队等座位的人更是排的九曲十八弯。

眼看着今晚估计是吃不上了,周泽楷突然拍拍江波涛:“江,你看。”

江波涛顺着周泽楷目光看过去,看见隔着几道玻璃的店里角落,独自坐着一个正在吃雪花刨冰的女孩。

“这好像是……叶珩?”江波涛有点不太敢认,她的穿着打扮和白天见面时完全不一样。他们上午刚和她一起开完一个记者发布会,有关即将到来的常规赛的一些赛前动员的常规事项以及答记者问。那时候叶珩穿着浅灰色的套装,头发低低挽着,衣领上别着一枚企鹅形状的珐琅小胸针,优雅又不失朝气。当时江波涛还打趣说前辈的胸针很搭配轮回的队服,周泽楷看着它笑,叶珩自己低头看一眼,也笑道:“可爱吧。”

确实可爱。

现在叶珩穿着一身过膝的黑色长风衣,下面一双黑色短靴,露出一截小腿在散开的衣角中若隐若现,白的简直要发光。

江波涛走过去,笑眯眯道:“哈罗,前辈,我们可以坐这吗?其他桌都没位置了。”

叶珩素着一张脸懵逼地抬起头来。

“要是早知道会碰见你们……”她捂住脸,“说什么我也不会这样出门的!”

周泽楷顺着她的胳膊看过去,叶珩风衣里套的是一件……暗茶绿色的睡裙,白色的荷叶边从领口垂下,给稍显冷硬的风衣立领添了许多可爱和慵懒。

虽然不搭,但蛮好看。他善意地微笑。

江波涛立刻说:“可是我觉得前辈不化妆的时候更加清新自然啊,像邻居家小妹妹似的,特别可爱。”

周泽楷用力点头:“嗯!”

虽然知道是客套话,叶珩还是心花怒放,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能轻咳一声:“那个,你们坐,我快吃完了。”

“要是前辈不介意的话,我们去帮你点一些其他吃的?一会一起回去吧,毕竟天黑了,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江波涛建议。

周泽楷依旧点头:“一起吧,前辈。”

叶珩假装生气要打他:“周队你不要学他!我们明明是同一天到岗!为什么叫我前辈!都把我叫老了!”

叶珩说的是实话。她第一天当轮回新闻官的时候,正好也是周泽楷第一次接替轮回战队的队长,坐在赛后记者会答记者问。

她坐在长桌一端,身边依次坐着轮回的队长和队员。
第一次出现了两个新鲜面孔,加之轮回第一次进了季后赛,记者们的问题格外多,大部分都抛给了叶珩和周泽楷。周泽楷话不多,回答问题也是嗯来嗯去的。叶珩怕记者曲解,每次都补充了长篇大论,回答堵得滴水不漏。反正她不管周泽楷是不是这么想的,就是硬往他身上安,周泽楷总不会反驳就是了。

等到最后一个问题,一个记者站起来,尖刻地问:“请问周队,您是否听过外界有关轮回是一人战队的评论,您怎么看?”

叶珩扶了扶话筒,轻咳了一声,示意周泽楷不要说话。

“纯属笑话。”叶珩微笑着说,“这是周队接手轮回战队的第一个赛季,成果大家有目共睹,这些和所有队员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而且我相信经过时间的推移,战队会越来越默契,也会走得越来越远。一人战队的说法,不但是对轮回的不尊重,也是对所有与轮回交过手的战队的不尊重。”

大帽子一扣,美滋滋。

周泽楷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而叶珩正在用眼神冰冷扫射那个记者,没接收到。

或许叶珩和周泽楷都不会忘记那段日子。正值当打之年的张益伟由于周泽楷被方明华力荐而离开轮回,队伍里的老队员对新任小队长根本谈不上什么敬意和尊重,明里暗里嗤之以鼻,而周泽楷又偏偏木讷不善言辞,面对来自队伍内外的冷嘲热讽,甚至是公然挑衅,他只是沉默着,更加努力地拖着轮回奔跑。

那段时间他没日没夜地训练和复盘,整个人瘦得厉害,肩上的骨头都尖锐地凸出来。有次叶珩有事找他,其他队员都在休息室懒懒散散刷着手机,只有周泽楷坐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目光专注而稳定地进行训练。

她站在他身后,盯着他T恤后背汗湿的一小块,愣了许久,她甚至不敢叫他。

周泽楷身上是蛮横又默不作声的拼劲。像沙漠植物,不声不响地稳扎稳打,颇有些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势。

最后还是周泽楷做完训练,活动颈椎时看见了叶珩。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她,站了起来,把自己的椅子推过去,示意她坐下。叶珩茫然地眨眨眼,声音很小地解释:“周队我找你有事……”

她卡住了,什么事来着?

周泽楷和他大眼瞪小眼。

“啊对,是关于下次记者会的事情,训练结束了吗,方便出去说吗?”叶珩不动声色偷瞄休息室。

周泽楷点点头,关了电脑就跟着叶珩出门了。

他本以为叶珩是带他到空会议室,没想到是去了轮回门外的甜品店。叶珩轻车熟路点了水果茶,周泽楷略有迟疑,要了一杯冰拿铁。

他们坐在小小的隔间,拉起了竹帘,四周静悄悄的。
在这样的环境叶珩难免有些放松,她喝着水果茶,向周泽楷传达了一下轮回近期的一些舆论宣传方面的内容。

“下个月他们就退役了。”叶珩说,“新人已经选好了,都是训练营的,很棒,也很有朝气。”

周泽楷点点头。

叶珩顿了顿,还是继续开口:“等新人到了,情况就会好很多,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跟上你,轮回会更有生命力和凝聚力的。”

周泽楷低着头盯着杯子:“嗯。”随后又想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低声问她:“经理后悔选我?”

叶珩急道:“当然没有!”

声音略大了点,周泽楷疑惑抬起头来看着她。叶珩有些小尴尬,她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你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你的发展空间大家同样期待着,目前战队这样,你已经非常努力了……周队,你要注意休息,我看你明天都是凌晨一两点才睡,这样不行的。”

周泽楷有点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怎么……”

叶珩笑笑:“我们的公寓在你宿舍楼的旁边,你住最西面的那个,我住最东面那个,这个距离恰好就能看见你阳台的灯光啦。”

周泽楷想想,自己确实是喜欢在阳台复盘,在坚硬的板凳上坐着,免得困的时候睡过去。

“对不起。”周泽楷有点歉意地说。

“不不不,不是道歉,”叶珩说“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爱惜自己。”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她。

叶珩甚少与周泽楷对视,他的瞳孔漆黑明亮,像是藏了稀薄的水雾一样,温和地看着她。叶珩想起来经理开会的时候对周泽楷说的话:小周不爱说话就不说,微笑就行了,说话的事交给叶珩。

经理深知周泽楷的杀伤性武器,叶珩跟着战队出席了大大小小这么多发布会,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现在却发现,不行,不行啊。

要命了,不笑也扛不住了。

她有点心虚地低下头,数着自己漏了一拍的心跳,磕磕巴巴地说:“这家店东西很好吃的,有段时间我曾经痴迷水果甜甜圈,每天都偷偷翘班溜过来,一会走的时候给你带上一个,超级棒的。”

周泽楷笑着点头,说谢谢你。

谢谢是表示谢意,谢谢你则多了一些着重于特定人物的意味。叶珩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端起杯子和周泽楷放在桌面的冰拿铁轻轻碰了一下,冰块液体和玻璃杯,撞在一起分外好听。

她没有称呼他为周队。

“你放心打,赛场以外的事情,交给我。”

叶珩出现在每一场赛后记者会上,替周泽楷挡下所有冰冷尖刻咄咄逼人的问题,几乎场场都在怼记者。看似语气平静,实则一样刻薄,

那段时间她也被轮回黑怼了很久,但是终究没有什么风浪,很快的,队内新老交替,尤其是在江波涛转会之后,一切都越来越好,甚至大部分时候发布会上都不需要叶珩说多少话,江波涛用更加圆融的姿态,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

而叶珩留下的冰冷形象,终于因素颜和睡衣出门时被抓包而破冰。

江波涛诚恳地说:“前辈这样真的很好看啊。”

“前什么辈,”叶珩哭笑不得,“我比你还小一岁。”

周泽楷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别看外面排队的人那么多,屋子里其实很安静,店里在放着音乐,用上海话唱的,曲调很轻快很活泼,叶珩语言天赋基本为零,来了两年多了还是听不懂方言,只能勉强分辨重复率较高的“灰系”“请问”之类的词语,她问本地人周泽楷:“这歌挺好听的可是我听不懂,它在唱啥?”

周泽楷稍稍分辨了一下,他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单:“喜欢你。”

“……”好歹也是和他共事过,知道他说话的特点,就是单纯告诉她歌曲在唱什么。但那一瞬间叶珩面对着周泽楷帅的天怒人怨的脸,依旧被这句话砸的眼冒金星。

“哦……哦。”叶珩说。

评论(6)

热度(90)